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非公子的文字世界

文字,是人类得以延续和发展的唯一绳索!关注文字的发展就是关注人类自身的发展!

 
 
 

日志

 
 
关于我

朋友们好!我是一个喜欢文学的农民,岳西县作家协会会员!我这里特别欢迎您光临我的博客,这里的作品均为原创,请多指点,以便我尽快提高水平。本博所有作品若有传媒采用,请先告知。欢迎佳作出版者惠寄文集相互交流!我的通联::韩振球-安徽省岳西县中关北山奇坳008号,邮编:246691,

网易考拉推荐

环望北山  

2010-01-14 17:43:58|  分类: 自由漫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北山,是我家屋后那条东至飞旗寨西抵来榜河的那座坐北朝南的,宛若绿玉般逶迤起伏的山岗。山的主峰桃园寨海拔1295米,巍峨屹立于岗中。

    北山村,就是正处于这条山岗下隶属于中关乡的一个行政村,村与五河镇及来榜镇毗邻,由原来的蔡畈、北山、马坳、丰龙四村合并,常住人口两千五百多人。村境内没有什么名胜古迹,如果要有的话,则首推北山山岗顶中那座已经空空如野的石头门框和一段石头堆砌的破败不堪的城墙。

    据说,此石门和城墙系太平天国退守山林时修筑的防御工事。在这个城墙下有块叫王家坪的山地,此处历史上有座香火甚是旺盛的寺庙,叫北渔庵(北渔庵系音名),现在是踪迹全无。我曾听乡间老人言,此寺庙旁原来有块很庞大的巨石叫“镜子石”,我们现在还能看见该石的一小部分,其大部分被一次雷击事件毁掉。今天我们如果遇上了年纪的老人攀谈,还可以听到一个“雷打镜子石”此真实事件的“神话演绎”。

    北山村境内原来乌桕树特多,这些树的叶子一到秋天就变得异常火红,美不胜收,堪与京城的“香山红叶”一较高下。中关乡沙村片区的党史资料《红叶》一书之名由此而来。按《红叶》记载,在中国人民民主革命战争及抗日游击战争时期,在北山这片被红叶深深呵护掩映的美丽的自然圣地之上,涌现出一批为人民当家做主而革命的仁人志士。如刘雨润、刘重阳、韩树森、徐绍堂等数十人。

    北山村如果还要搜寻什么文物的话,可能要轮到与我栖身的土吧平房做生命连理的老屋那座清中代的大门。该大门从前面看也许没有什么大的气势,但若转入其后,那些线条流畅清新朴素的壁画会给观者带来绝对不一样的感受。大门之后的老屋那座堂轩,据说原来毁于一场火灾,后于民国期间重建,而参与建筑的工匠竟有少年时的刘盛起。

    我这里简要介绍一下刘盛起的生平其事:刘盛起,1911年生,安徽省岳西县沙村人。曾用名刘圣起。1932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南方三年游击战争。历任红军班长、排长;新四军排长、副连长,7师连长、作战参谋、作战股长、营长、团参谋长、19旅55团副团长兼参谋长、团长;山东野战军7师20旅团长、华中野战军6师17旅副参谋长、华东第6纵队17师副参谋长、参谋长,1949年任第三野战军第24军71师参谋长,第31军第92师副师长。1951年4月任空军第15师副师长,1951年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任志愿军空军第15师第一副师长,1953年任空军第15师师长,空军第一航空预备学校校长,空军训练基地司令员,军区空军副参谋长、空军指挥所主任。1964年入安徽省军区第一干休所休养,兼任干休所党支部书记。1955年9月被授予空军大校军衔。荣获中华人民共和国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1971年在南京逝世,终年60岁。

    北山村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还是一个相对比较偏僻落后的。在该世纪九十年代初才通电灯。

    在由韩帧祥与韩灿亮分别任原村党支部书记和村委会主任时,原北山村以及现在合并来的另外三个村的原村两委班子,他们之间精诚团结,共同带领全村民众发扬战天斗地不怕牺牲的精神,会同原横山、李畈二村部分群众,在上级党和政府的支持下,在众多的沟壑与悬崖上修通了连接县城的西水至丰龙的公路,架起了通讯电缆开通了电话,为广大穷苦人民致富奔小康打下了厚实的基础创造了不可缺的先决条件。(原北山村横路村民组有一年轻的女性村民在修路工程过程中,被高高的土方活活压死。)

    时间有时真的如白驹过隙一般,当我们走在今天的北山村的水泥路面上,我想我们有必要记住这批九十年代给现在的北山带来飞速发展的名字。他们分别是:韩帧祥、韩灿亮、韩久益、韩观送、韩久志、韩艳生、何艳青、吴传义、储昭前。正是这一批报酬最少少,工作最多多,诽议最众众的村干部,带领了村民打通了北山这个偏僻山村的致富路,架起了信息的桥梁。

                                            

    由于改革开放大潮的强势涌动,人们思想认知逐步提高,原来蜗居在田间地头的广大农村剩余劳动力为了幸福并金色的梦想,纷纷走出家门,汇入打工的人流。

    韩华,是原北山村栗树村民组一位考上大学并在被就读大学留校任教的一位教师,他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毅然放弃高校教师的铁饭碗,进入广东惠州一些大型企业打工,后于1993年左右创建了“惠州市兴升电子有限责任公司”。在该公司建成生产际隙,北山村的一些没有什么知识技能并外出务工的青年男女部分进入他的公司和别的公司,让纯粹靠天收入的家庭有了一份稍微可以稳定的收入。在韩华与惠州创建公司后,现北山村原丰龙村的吴功德、吴小鹏及原北山村的汪世权、韩建芬、韩素婷等相继在广东创建公司,这进一步拓宽了北山村一些富余劳动力的就业渠道。

    现今的北山村,在前辈诸村干部带领创建的基础设施之下,迎来了中央政府大力支持农村发展的良好契机,在经中央、省市县提供大部分资金,村民家家户户筹措部分资金,韩华、吴功德等捐助一些资金后,在2007年中上旬于原来的修建的公路铺设混泥土,让昔日的泥土路变成水泥路,给广大村民出行带来了很大的便利,为公路沿线的村民的创业创造了更加有利的条件。

                                          

    ......致富的泥土路变成水泥路后,曾经似乎蛰伏在北山脚下的北山村更是有了大变样,许许多多的土砖瓦房纷纷拆除而新建成钢筋水泥堆砌的楼房。新建的楼房大门前大都贴上了诸如“感谢共产党,感谢改革开放”等内容的对联,浓情表达了房子主人的感恩之心。

    我作为北山这座山脚下的一个孩子,目睹了家乡从1990年开始通电、继而通车通电话,通上水泥路后的一系列的变化,我为家乡新世纪的巨变感到骄傲。但,当我在新世纪环视我们岳西环视我们中关乡之后,环望这新世纪的北山村,我突然发现我们北山村是一个没有一家企业,是一个在新世纪滥占可耕之田建筑永久性住房最多最广的一个村,是一个在新世纪将全村居民赖以源头而养息的北山山场流转至私人经营的一个村,是一个在新世纪似乎有些盲目发展不计后果无视国家保护耕地政策的一个村。

    我这段时间,一直为我的这个发现而痛苦,甚至很抑郁。

    对于这片生我育我的土地,我一直以来怀着深切的感恩和敬畏。我对曾经可以相互照应相互家长里短的错落有致的巷道式民居感到非常亲切;我对曾经一望极目的都是良地肥田的风景感到心旷神怡,并对未来不可预知的风雨充满着蔑视。可是到了今天,到了今天只要一张眼就能看见良田中间耸立的是一幢幢凌乱的永久性民居房,我已经无法亲切,无力心旷神怡。那种对不可预知的风雨之蔑视感亦感到不可蔑视,进甚之还有一种深深的恐惧。

    这恐惧感究竟来自哪里?我现在好像有些不明确。但是,我可以确定与日本等一些国家囤积无法再生的自然资源无关。真的无关!

 

说明:此文中部分资料暂缺,后期完善。2009.1.11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