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韩非公子的文字世界

文字,是人类得以延续和发展的唯一绳索!关注文字的发展就是关注人类自身的发展!

 
 
 

日志

 
 
关于我

朋友们好!我是一个喜欢文学的农民,岳西县作家协会会员!我这里特别欢迎您光临我的博客,这里的作品均为原创,请多指点,以便我尽快提高水平。本博所有作品若有传媒采用,请先告知。欢迎佳作出版者惠寄文集相互交流!我的通联::韩振球-安徽省岳西县中关北山奇坳008号,邮编:246691,

红尘之系  

2007-12-08 01:03:37|  分类: 自由漫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一个失意的人。我归隐在珠峰的偏侧已有千年。

    其实我也不知我为何失意。在我归隐之前,我是一个受尽红尘苦楚、看透人间冷暖的小男人,更是一个心怀天下志达乾坤的伟丈夫。可当心音不再伟志成灰的时候,我准备选择消亡,准备像一朵云儿从这世间最高的峰颠斯然远逝,准备着一种万彻不复的沉沦。然而——也许是我曾经的鸿鹄之志令我沉没不了,也许是那位前生来世的红颜知己还在某个地方为我等待!

    在这一年,在公元两千五百年的这个秋天里的一个星期七的清晨,一缕如灰的青丝如风一般飘落在我寂寞而又固执而又清凉的冰窗之前。

    其实,我没有心思去打开这扇已闭千年的窗门。

                          

                                 二   

    那个妙曼的清夜,那个月华如水的清夜,那个素衣素面的你,那个为我秉烛伴读的你......

    其实,已逝的千年已让我淡忘了许多。虽然这扇冰封千年的小窗依然如昔冰光烂漫,虽然窗外的阳光能够让它冷漠的温度透射进入我的领地。可我从来没有想起过你。只因我知道,知道那次朝廷上半夜强征兵役,你女扮男装以我之名入伍后在千夫长的利剑之下纯洁的捍卫了我梦想的,却心死的风情。

    窗外的青丝如那久别的乡土。唯一的一次离愁别恨在这样一个时隔千年的瞬间疯长,在这样的一个瞬间疯狂的成长成一片幽深唯我一人的森林。——

    我要打开,

    我一定要打开......

                                   三   

    怎么回事,窗外什么也没有——我刹那摇动的心魂又在刹那间成冰。回首,我鼓起无边勇气推开的冰窗已经荡然无存,我蛰居千年的巢穴成为无际的风雪,我在这个红尘的最顶端瞩望那间庭院深深的汉室。

    什么也没了。

    也等待不了了。

    漫天风雪即将淹没我,淹没这一双欲览海枯石烂的眼睛!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